“南疆少林”Wat Khao Or

要说中国闻名于世的寺庙,那一定就是少林寺了。而在泰国也有一间非常闻名的佛寺,那就是有“南疆少林”之称的Wat Kh ao Or。此佛寺建庙至今已超900年,在2553年为其建庙900周年。佛寺位于泰国南部,在泰国可谓无人不识!我们的少林寺是提倡武术,而泰国的Wat Kh ao Or则是专门传授法术之法门的。 约两三年前,泽度堪佛牌盛行时就令此佛寺之名声如日中天。原来由Wat Kh ao Or 出师的僧侣与法师等,都参与了泽度堪佛牌的加持法会,而且还显圣了不少奇迹。最为人们津津乐道的当数这一位奇人,也是第一位带动铸造泽度堪的人,他就是泰人尊称为“谭坤”的铁皮神探了!他的原名是“坤潘他拉叻则滴”,人们都喜称他为“坤潘”。首先从佛寺说起。此佛寺建立在一座不很高的山丘旁,佛寺内有山洞。于千多年前洗威清朝代,涌入了许多印度苦行者聚集在这座山上或山洞里修行。年代久后,有不少修行者在这里逝世,就将灵体就地埋藏,如此一来此山就渐渐被注满了灵气。修行者一代接一代地持继修行与习法,不曾间断。不过曾有一段时间,这个地方荒废了一段时期,整座道场变成了荒山野岭。直到有一位名阿赞通的苦行僧苦行至此处,在山脚下驻守了一夜,觉得此山是一个非常适合修行的地方,就决定留下来逐渐的发展为寺庙。可能因第一位住持法号为“通”(Thong),所以接下来的住持都冠上“通”的法号。第二位住持的名号为“帕阿赞崇迪召庄通”(Phra Arjhan SomdejChou Com Tong),并以阿赞自称流传至今。第二位住持崇迪召庄通是与龙婆托同时期的僧侣,也是好朋友。曾经有一次龙婆托在京城受御封回来瓦帕科(Wat Phra Kot) ,顺德召庄通也受邀请参加册封法会。到了当天,就乘船出发往Wat Phra Kot。当船航行至舍丁柏(Setinphra)的码头时,阿赞顺德召庄通忽然间觉得身体不很舒服,可是法会又近在眉睫,于是阿赞顺德召庄通只好施法将船直接“航行”上柏柯山。这种奇景令当时在场的信众吃惊万分,纷纷向船跪下朝拜。当船停下来之后,阿赞顺德召庄才从船上慢慢走了下来(直到现在,Wat Phra Kot还保留了停船的地点,还将之美化以至纪念)。龙婆托也目击了此显圣事迹。第二天趁阿赞顺德召庄通要回航时,特地烹制了一条长约;两尺的黑糯米饭,送给阿赞顺德招庄通以便在回航时让众僧们充饥。回航时至中午时分,船上正准备午餐时,阿赞顺德召庄通就将龙婆托所赠的黑糯米饭拿出来,让准备餐食的村民将之切成块状。村民想用菜刀将之切开,可是总切之不进,就以为刀不够锋利。于是就用力地将刀磨至非常锋利,心想这次一定能把糯米饭切开了吧! 可是费了半天的劲,还是未能如愿。没有办法之下,只好拿着糯米饭去见阿赞顺德召庄通说道:“这糯米饭食不得,可能煮不熟,非常硬,怎样也切不开”。阿赞顺德召庄通就接过糯米饭,轻轻的用手掌按在糯米饭上一抚而过,就说现在这糯米饭可以切得开了。村民半信半疑,然而用刀轻轻一切之下,怎么糯米饭又变得像绵花般软了呢?切成片后,逐片分发给众僧食用,每位分得一片,不多也不少。阿赞顺德召庄通心里曾意,深懂这是龙婆托向他显示实力。随后这吃黑糯米就变成了一种符法规仪,至现在Wat Kh的法曾仪式裹,免不了还有吃黑糯米的节仪。于佛历2328年期间,当时的暹罗皇朝正面临缅甸军的侵犯。当时的缅甸军兵势宠大,喜侵犯他国,时常挥兵侵犯暹罗领土。缅军在攻陷了亚育他雅皇城后,就挥兵南下,再攻占了多个州府,其中就包括了村逢府,拉浓府,洛坤府,和最后连宋卡府也未能幸免。当时的博他伦还是属于宋卡府管辖。当时博他伦的兵势非常弱,低档缅军根本就是以卵击石。当村民收到消息缅甸军要进攻博他伦时,村民们就准备拿起家里的刀斧等武器,誓要与缅军一拚,保卫家园。根据当时的地势,从宋卡府进入博他伦时得要经过一条小河,而河的对岸恰好就是Wat Kh ao Or的所在地在。 当时在Wat Kh ao Or里有一位僧侣名为柏马哈吹,是一位曾考取了佛学位的僧侣,潜心学习各种禅定法门。当马哈吹得知敌军即将来犯,就赶快回佛舍里,将一些破旧的袈裟剪成条状,然后在上面写了经文。忙碌了半天,才画好约百条符布,并于夜晚时分进入禅定加持于符布。隔天凌晨,召唤村民与兵士们集合于河边,马哈吹就将已加持了的布符分发给他们,要他们把布符绑在额头上。不多久后,见对岸尘烟密布,敌军正如狼似虎地蹂躏对岸的村庄。此时马哈吹又赶回佛舍,点了香烛念起秘咒作起法事来。当敌军成功侵占了对岸之后,正准备越河过来Wat Kh ao Or时,突然风云变色,本来是阳光普照的天气,瞬间变得天昏地暗,还括起了大风。风势强大,把敌军吹得连眼睛也睁不开来。在一片迷蒙之间,缅军仿佛见对岸站满了成千上万的士兵,这更使他们不敢贸然过河。如是乎,到了晚上敌军还是按兵不动。其实驻守在对岸的只有不到五十位的兵士以及数十位村民而已。正因为得马哈吹的法术助阵,致使敌方产生错觉,误以为是千军万马。直至隔天的中午,缅军才重整旗鼓,渡河进攻。然而这一拖,致使京城派来的暹军赶上救援。暹军前进至河边时,缅军不敢渡河,在无路可退之下,被暹军围剿,打个落花流水。后来暹军的统领才得知,原来是马哈吹在背后作法,致使暹军有机可乘,将敌军打败保住了博他伦的领土。之后村民们为了感激马哈吹的功劳,力荐马哈吹还俗,报考军队为上将。然而马哈吹不为所动,直到其功绩传到皇上的耳里,就马上册封马哈吹为城主。皇命难违,马哈吹在逼不得已之下接任,重回尘世为人民造福。这就是Wat Kh ao Or的奇僧事迹。(这是不是有点像我们中国的少林武僧救唐皇呢?)最后一位以“通”为名的第九任主持,法名为帕古桑卡威猜塔榜普,简称为阿赞通淘(Thongtao)。与阿赞多大师是同时期的一代高僧。帕阿赞通淘的身世与出家经历都没有明文记载,只知道帕阿赞通淘未出家前,曾得了一场重病。正当非常危急时,帕阿赞通淘祈求神灵佛祖说:如果可以病愈,将献身佛祖终身为僧继佛慧命。果然不久后就病愈了,家人就为他择吉日授俱足为僧,并住在Wat Kh ao Or,向当时的住持帕阿赞宋拍通学习法术及禅定法门。

(阿赞通淘)为何阿赞通淘的法术如何高强呢?原来阿赞通淘曾秘密的跟一位不知名的奇僧学法,村民称此位奇僧为“柏荷代”(Phra Hoh Dai),意译可飞行的僧人。每逢佛日都会飘来Wat Kh ao Or的山洞里修禅定,附近的村民经常目击此位一仲的酌迹。每逢佛日,阿赞通淘必进山洞里跟此位奇僧习法,学会许多法术及高深的禅定法门。阿赞通淘还自创了许多法门及规律,自此掀开了Wat Kh ao Or辉煌的一页。自从阿赞通淘接任为第九位的庙住持后,就开始收纳门徒,许多名门望族都将儿子送来此处学习各种法术,在Wat Kh ao Or学了法术后,就具有保卫国家领土及家园的能力。而Wat Kh ao Or最基本的法术,就是练成刀枪不入的金钢之身。因为当时社会的法律非常松弛,随时随人都可以拥有枪支,一旦发生冲突或磨擦,就弄刀拔枪来解决问题。所以当时要学法就要先练成刀枪不入的法门。Wat Kh ao Or的刀枪不入法门在泰国若认第二,则肯定没有人敢认第一。阿赞通淘所传授的刀枪不侵法门可是顶尖的。就以阿赞通淘来作比喻。阿赞通淘的头上有一撮白头发,每至月头要剃发时,总是剃剩这一小撮白发不剃,看了煞是怪趣。此一小撮白发不长不短,就长在头中央。其实这撮白发是别有内情的。每当剃发时,都是由阿赞通淘的大徒弟操刀。可是每次剃到此撮白发时,锋利的剃刀怎样也都剃不断。曾有一位资深的信徒向阿赞通淘求取此撮白发,只见阿赞通淘合什念了一小段经咒,然后伸出手掌往头发上搓了一下,就吩咐徒弟将之剃了下来。这是徒弟首次成功把白发剃了下来。阿赞通淘把头发分给了多位弟子,大家都如获至宝,供于佛桌上,听说具有防火防贼的功能。阿赞通淘除了法术利害之外,也擅于古方药草疗理,尤其是疯癫症以及一切受害于降术的后遗症。阿赞通淘法力高强是众所皆知,所以有很多信徒慕名前来拜阿赞通淘为师。要进入Wat Kh ao Or的门下,须要通过三至四个步骤的考验。首先经过一个普通的加持拜师法会,就是要顺序的饮用一杯特制的一百零八药草经水。喝下这药草经水,会出现不同的反应。如喝下去脸色红润,就代表这位徒弟平时有诵经修持了。此药草经水具有倍增修持的功效。而有些人喝了之后就呕吐不止,为何会有此反应呢?原来此药草经水可把肋月里的毒素去除,所以才会出现呕吐现象。除此之外,尚可驱除附在身上的邪灵或曾给人下了降头之类的遗患。在身体完全洁净之后,才可授法。接着下来就是浸药草仪式。首先在一个大水池里放进一百零八种药草茎尖,然后注满经水。准门徒就只穿着一条沙笼,泡在池内。看起来非常简单,完全不费功夫!如果大家有这种想法的话,那就错了!首先要浸在经水池内至少八个小时,期间可以上来小解及吃饭,之后又得回池浸泡。如是者重复,一共七天才算圆满,这还不止呢?浸在经水池里的树茎药草等都有锋利的刺,可以将浸在经水里的人皮肤刮伤。而经药水就从伤口渗透进入皮肤的内层,致使身体吸收足够的经水为止。完成侵经水的神圣仪式之后,接着就要进行吃黑糯米仪式了。首先准备好黑色的糯米,然后放进一个用三脚架吊起来的锡祸里,用一百零八的药材煮出来的经水,将之烹煮成黑糯米饭。煮饭的木柴,全部都要写上经文符咒。并且起火烹煮时,必须一直加持经咒。待黑糯米煮熟后,就要举行喂食仪式。首先徒弟要坐在一块虎皮上,双脚弯曲踩在一块铁枝上,双手捉着双脚尖。然后师父将一块熊皮盖在徒弟头上,就一边持咒一边将一小块的黑糯米饭往徒弟口里塞,总共要喂三次才算完成仪式。此仪式只可在山洞里或大雄宝殿里进行。仪式上踩铁代表坚如铁,坐虎皮代表威如虎,盖熊皮代表耐如熊。经过了这三大仪式后,就可变成百毒不侵和刀枪不入,身体也特别刚健,而且还曾长命百岁呢(坤潘就是个实例了)。当以上的三个仪式完成后,就会经过试刀仪式。法师会使用锋利的大刀进行切割与斩喉仪式,甚至分派每人一把大刀切割自己以试法。接着尚有吃麻油块以及刺符纹身,甚至将塔固符筒植入手臂等仪式,然而这都依各人的意愿而取舍。完成之后,门徒就可以选择自己所擅长的法术法门来修炼。阿赞通淘曾经流传了许多法门给徒弟们。而真正获得他的真传的入室徒弟只有三位,那就是Wat Don Sala的阿赞Iat,和最后接任阿赞通淘成为庙住持的帕阿赞Pan,以及早期曾出家为僧,跟阿赞通淘学了五年法术后还俗的阿赞Nam。后期阿赞通淘擅长铸造塔固符筒密摩法刀以及必打掩面佛。阿赞通淘的法力无边,曾经有一次在露天处举办佛牌加持仪式时,突然间风云密布西下大雨了。当时只要雨一下,将会破坏整个法会。这时阿赞通淘不发一言的走到法会场地血留迪恍小竣一言旳走钊云曾场地,就将那条珠链往天上一扔,珠链竟离奇地消失了。接着密厚的乌云慢慢飘走,露出了灿烂的阳光。直到法会结束后,阿赞通淘就走回刚才的地点,将手往天上一伸,只见那条珠链从天上跌了下来,挂在阿赞通淘的手上。不一会儿,现场就下了一场大雨。阿赞通淘在世时,曾留下了不少圣迹,至今还让信徒们津津乐道。直到佛历2470年阿赞通淘圆寂时,享年78岁,让信徒们都深深惋惜。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