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Wat Arun黎明寺的凯撒崇迪

近期不管朋友间、淘宝网、微博,甚至各大佛牌论坛、贴吧都常听到看到Wat Arun黎明寺的崇迪,很多人喜欢叫凯撒崇迪、凯旋崇迪。而且都会在介绍中提及“港星张柏芝”也有配戴。但是目前对于张柏芝真正经常佩戴的佛牌,只有某香港周刊拍到的那张模糊猜测的照片,而且看似有点像Wat Bangkunprom的崇迪。

(此为网上流传张柏芝花重金请得的佛牌)
 在国内大流行的凯撒崇迪,或许张柏芝是曾有佩戴。但据了解,其实此尊凯撒崇迪是因为张柏芝曾给该寺庙捐款15万后,寺庙赠送的,所以也就有了说其花15万请牌的说法了。但是,张柏芝自己真正佩戴,或者应该说经常佩戴的并不是这尊凯撒崇迪,而是以上某周刊拍到的那尊。相信大家也会明白曾经短时间佩戴过的,和真正长期佩戴的佛牌之间的区别。然而,在国内就被聪明的牌商利用炒作,把张柏芝仅是曾经佩戴过的一尊佛牌,断章取义说花15万请凯撒崇迪后如何的旺,如何的好了,从而出现目前对这款凯撒崇迪的疯狂炒作了。至今事实到底如何其实都还没有一个定论,请各位朋友对任何事物都要客观理智的看待,不要盲目听信。以下介绍一下关于这款凯撒崇迪的资料~ 于2416年正式加冕成为泰国国王的五世皇 (King Rama V),也称为朱拉隆功大帝(King Chulalongkorn)是泰国历史上有名的贤君,在泰国倍受尊敬,甚至被普遍认为是泰国最伟大的国王。看过电影“国王与我”的朋友们,除了国王与安娜对于大皇子也应该有一定的印像,这位大皇子,就是五世皇。在现实中,五世皇的确从老师安娜那里,学了一口流利的英语,也吸取了不少西方的优良文化。在他42年的领导下,泰国迅速发展,成为一个近现代化的国家。

(五世皇)
因为熟悉西方文化,五世皇大规模到欧洲访问两次,一次是2440年(公元1897年),一次是2450年(公元1907年)与欧洲的皇室建立了良好关系,也因为五世皇出色的外交政策与活动,使泰国称为唯一一个不曾沦为欧洲国家殖民地的东南亚国家。除了外交上的成功,五世皇也在内政取得非凡的成就。他建立了内阁制度,废除了600年历史的奴隶传统设立基础学校,把成绩出众的学子送到欧洲深造改革军队,建立海军,建设铁路,水利,电力系统等这一切都影响了泰国往后的发展。2440年欧洲之旅,使五世皇成为跨出国门的首位泰国国王。出访规模,也是亚洲君主们前所未有的。当时的出访并不是偶然的,早在几年前,就已经策划,所需要考虑的事项多不胜数这趟欧洲行,五世皇访问了俄、法、德、英奥地利、匈牙利、意大利、瑞典和比利时。当五世皇访问德国时,发生了一段有趣的小轶事。

(五世皇与俄罗斯沙皇二世)
当时,五世皇和德国国王威廉二世(WihelmI)会面。忽然间,威廉二世发现五世皇的口袋里有亮光,就问五世皇那是甚么。五世皇在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东西,解释那是泰国传统的幸运物(Lucky Charm)说完就送了给威廉二世这幸运物,正是一尊崇迪,就是后人所称的开蛇(凯撒)崇迪开蛇(凯撒Kaiser)是德文国王的意思。这件里有两个重点,首先,我们常常会问,到底过去的泰国人,甚至是国王,是如何配戴佛牌的呢?从这件事,可以看出,佛牌是放在口袋里的。相信这种说法,没人会反对~第二点,口袋里的崇迪真的发光吗?这问题很有趣~是佛光普照吗?合理的推断,是崇迪已经包了金边(过去包佛牌的方法),或者贴上了金箔,在光线反射下引发的亮光。从五世皇的口袋里,再到威廉二世手里的这尊崇迪,造型独特,大头,鹰胸,五瓣莲花座,与过去的崇迪的设计决然不同。广泛的说法,这崇迪正是阿赞多的作品。

(2440年五世皇出访德国)
  据说,阿赞多一共制作300尊此类崇迪,尽数送给了五世皇。崇迪的五瓣莲花,比喻为五世皇的意思,这种说法也不无道理。阿赞多在四世皇驾崩后,尽力保护五世皇,所以为五世皇制作“特别版” 崇迪的说法可以成立。可是,如果这是阿赞多的作品,为什么Wat Rakang从阿赞多往生后至到今日,却从来不曾制作此类崇迪?如果说此崇迪已经献给国王,为什么又会有黎明寺制作此类崇迪而闻名呢?在此说一下,阿赞多大师的丧礼和火化之处正是黎明寺(Wat Arun)。 Wat Arun的凯撒崇迪(Somdej Kaiser),目前以2529年制作的最著名,但要注意的一点是,仅在中国著名!也是目前淘宝、微博及各大论坛贴吧中一直鼓吹张柏芝所配戴的崇迪。此外,该寺庙也陆续推出好几期此类崇迪,所以复刻比较多。而距离Wat Arun不远的Wat Rakang,却从未出现凯撒崇迪,是不是此崇迪有特殊的皇室地位?的确耐人寻味!

(2529凯撒崇迪)
说一下阿赞多大师与五世皇的关系,因为辈分之差,加上阿赞多大师往生时,五世皇尚年幼的情形来看,成为五世皇依赖信仰的对象应该另有其人吧!那会是甚么人呢?根据记载,五世皇的师父正是以制作金属必打而鼎鼎大名的Wat Nang LP Eiam(Wat Nang五大必达王之一)。此外, 五世皇也常拜访以老虎圣物著名,真正的全泰第一老虎圣物的LP Pan(班)Wat Homdam(新名Wat Banghia)(与做神兽崇迪的Wat Bang Nom Kho LP斑不同的哦!据说大师的虎头圣物会自己往猪肉跳),以及以塔固闻名的Wat Arun LP Nak(与Wat Rakhang LP Nak不同的哦~)。这三位高僧,是五世皇时期在世的高僧,也是五世皇常赖以接受信仰指导的对象。有鉴于此,五世皇出访欧洲,口袋里藏的会不会就是这三位高僧的作品呢?如果接受阿赞多制作300尊<凯萨崇迪全数交给五世皇的说法,那为什么在五世皇时期,LP Eiam与LP Nak却分别曾经制作过此类崇迪呢?所见过的LP Eiam凯撒崇迪与上面所描述略有不同,不同之处在于莲花座,缺了五个花瓣。而黎明寺的LP Nak所制作的,却与常看的凯撒崇迪设计雷同。如果说这尊凯萨崇迪是Wat Arun LP Nak督造,虽然不像Wat Rakang系列的崇迪有迹可循,但从牌模,粉质,氧化和老化度作对比来判断。这尊崇迪是否LP Nak督造只能从牌的老化度,与同期的作品比对了解其制作年代了。在时间点方面来看,是无庸置疑的。可就无法从牌模和粉质方面深入了解,实属可惜~但Wat Arun的凯撒崇迪,似乎已经成了代表作品了。如果说这尊凯萨崇迪是Wat Arun LP Nak督造,虽然不像Wat Rakang系列的崇迪有迹可循,但从牌模,粉质,氧化和老化度作对比来判断。这尊崇迪是否LP Nak督造只能从牌的老化度,与同期的作品比对了解其制作年代了。在时间点方面来看,是无庸置疑的。可就无法从牌模和粉质方面深入了解,实属可惜~但Wat Arun的凯撒崇迪,似乎已经成了代表作品了。 如果说这尊凯萨崇迪是Wat Arun LP Nak督造,虽然不像Wat Rakang系列的崇迪有迹可循,但从牌模,粉质,氧化和老化度作对比来判断。这尊崇迪是否LP Nak督造只能从牌的老化度,与同期的作品比对了解其制作年代了。在时间点方面来看,是无庸置疑的。可就无法从牌模和粉质方面深入了解,实属可惜~但Wat Arun的凯撒崇迪,似乎已经成了代表作品了。另一方面,这尊崇迪的主人威廉二世,于公元1918年自我流放至荷兰。当时,他带了填满59个火车厢的藏品和私人物品,从德国柏林走铁路到40公里外的荷兰。在荷兰的小镇多尔恩(Doorn)购置了一个大庄园安享晚年。公元1941年,威廉二世逝世,享年82岁,威廉二世的庄园,成了博物馆,展示生前的藏品。凯撒(国王)的崇迪,也许就孤单的躺在多尔恩庄园里的某个角落吧~不过最近有泰国的朋友跟我说,泰国当地人都不知道黎明寺出Wat Arun了佛牌。。。反倒千里之外的国人却对Wat Arun各款佛牌了如指掌,蜂拥的追捧着Wat Arun的佛牌,并纷纷向Wat Arun进军找牌。。。而且最近Wat Arun貌似还出了一款九个颜色的所谓星期崇迪,后来还有镶钻的版本,也增加了星期必达系列,好让各路白富美方便每日的搭配~估计要张柏芝站出来说一句“我戴的不是黎明寺的崇迪!”这样我们憨实的国人才会停止这个盲目的追捧了~以上信息为各方资料收集总结,如果有误望请见谅~并希望联系告知~谢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