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龙婆托是龙婆托的真名吗?

随着龙婆托在泰南以外的地区(中国除外。。。)也逐渐火热起来,越来越多人喜欢佩戴或供奉龙婆托相关的佛牌圣物,而看到的关于龙婆托的各种资料也多了很多,所以想跟大家分享一下这位圣僧的一些资料,一些容易被忽略的资料。"龙婆托”他真的就叫“龙婆托”吗?先介绍一下大家熟知的相关背景故事吧在泰国南的北部有一大德高僧,被称为龙婆托(LP Thuat),相传他有踏海水化淡水的神迹,以及神通救国的事迹早已传遍泰国内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数百年来,泰国南的北部相传出现过四位佛法崇高的高僧,他们的法号是:崇迪召苛唷大师,崇迪召苛艾大师,崇迪召琢通,Somdej Jao Jorm Thong,崇迪召帕扣,Somdei Jao Pha Khoh。其中崇迪召帕扣就是我们口中的龙婆托,是皇帝御赐的法号。据说,崇迪造帕阔生于大城皇朝佛历2125年4月的一个星期五,父母家境贫穷,寄居在一位财主家中,帮忙打理庭院的树木花草。闲时会回到自己的田地耕种。而且夫妇两人都已经四十岁了,都还没有子女,所以每个佛日都诚心供僧礼佛,祈求上天赐予麟儿。或许上天怜惜这对善良的夫妇,终于怀上了孩子。而令人惊奇的是,孩子在母亲肚子里不足六个月就急着来到这个世界了。而且出生时,孩子竟然没有一声哭叫,反而露出纯真的笑容。当生产弥月之后,碰上稻田收割的世界,田里缺乏人力,夫妇两只好抱着小孩一起到田里收割稻米。把儿子放在树下,并用长布做成临时的布摇篮,然后夫妇两人就去忙农事了。忙了一段时间后,准备给儿子喂奶,当母亲走近摇篮时,突然下了一大跳!只见有一团黑色物体正团团围住儿子所睡的布篮,仔细一看,原来有一条大眼镜蛇盘于布篮边。母亲吓得差点晕过去,两夫妇大惊,高声呼叫,一同工作的人闻声跑来,而大眼镜蛇一见有人走近,即昂首准备攻击,因此无人敢上前救护。虽然围满了人,而大眼镜蛇似乎不为所动。母亲觉得眼镜蛇并未露凶相,而且还像是处处维护着儿子,用其蛇头遮挡住太阳,免得照射在孩子的脸上。夫妇两自觉一向崇信佛教,热心向善,观察片刻见大眼镜蛇并无伤害婴儿之意,心想大眼镜蛇可能是神明化身前来保护儿子,便在田边采取了五朵不同颜色的鲜花,并走近摇篮,双双跪下闭目祈求道:“如灵蛇有灵,请行方便,好让母亲喂孩子吃奶。”夫妇膜拜片刻,突然大眼镜蛇张嘴吐舌,围观的众人万分惊恐,深怕会对孩子有所不利。但是不一会,只见大眼镜蛇在孩子的胸口上吐出了一堆痰状物,然后迅速翻身往树下一转,就消失得无隐无踪了。夫妇急忙上前抱起儿子,见儿子仍睡得正甜,却在其胸上有一颗发出彩光的玻璃珠子。于把珠子抹干净,在太阳的照射下,发出闪亮夺目的光彩。这颗玻璃珠有多种色泽,光辉灿烂,夫妇两心知此乃非凡之物,于是便将之好好地收藏起来。不久后这桩奇事便传遍了整个村子,而财主得知此事后,要求夫妇出让此玻璃珠子,夫妇见是恩人相求,百般无奈之下那便让给了财主。然而财主得到蛇珠之后,也如获至宝,心满意足,还宴请亲朋好友到来观赏。可是还不出三天,财主的母亲就病倒了,接着其妻子也病倒了。约十来天后,连财主自己也病得五颜六色。并且在当晚,财主还梦见了一条凶猛的大眼镜蛇追咬他。惊醒后财主认为是蛇珠引起的不祥,自从得到此珠家里便发生了许多不如意的事,弄得鸡犬不宁。于是一大早就将涉足归还给了夫妇。说也奇怪,自蛇珠归还后,财主家中就安然无事了。至于夫妇二人,自蛇珠失而復得后,招来一派好运。先是财主不再指派繁重工作,其后谋生也是得心应手,财运日增,生活逐渐改善。而夫妇两人也把过余的财富与粮食捐作慈善用途,救济大众、布施供僧、修补路桥、捐建庙宇等等。当大师十五岁时,父母就将孩子送到Wat Dee Luan,由Somparn Juang为其剃度为沙弥,取名为”沙弥甫“,寄居佛庙中,进修读书。沙弥甫聪敏过人,一年未足即精通佛典。至2145年,沙弥甫已满二十岁时,就前往Wat Simamen出家为僧。经过了三年的学习,考获高级阶段,就返回家乡舍丁帕了。当其父亲七十二岁过世后不久,在安排好母亲的住处之后就辞别了母亲,到首都大城府佛教大学深造。由于以前没有道路,要去别的州府都是乘船的。正巧一艘途经停留的船只的船主来佛寺祈求行船平安,得知大师也要北上,便邀请大师一同北上了。当船航行了三天三夜时,突然遇上了狂风暴雨,巨浪怒捲,船员急忙扯下帆与巨浪搏斗,又在海中飘流了三天三夜,直至风平浪静,始告脱险。但此时船上淡水已用完,无水可饮用。就在这时,船上的人竟迁怒是大师,认为过往一直以来航行平安顺利,可是这次载了这位僧侣就遭遇到此种从未遇过的天灾,认为此僧不祥。在暴怒下,船主竟备一扁舟,要大师马上离开。大师无可奈何地走下帆船并说道:“风暴之来临乃天意,不是吾之累。船上的食水已用完,但大家无需忧心,因船底有很多淡水,用之不尽。”船上的人听到了这些话更加气上心头了,纷纷说这和尚疯了,在说疯话,船下全是海水,哪来淡水。而大师下了小舟后,把足跨出船外,踏入水中,并叫来一位船员,把大师踏在水中的脚周围的海水勺起试试。正巧这位船员是虔诚的佛教徒,于是就半信半疑地伸手勺起一手水,说也奇怪,船员把海水试后,却觉得水是淡的,味道清淡。连忙大叫众人来试饮,众人用盛器将水盛上船饮用,船主闻讯也亲自来试饮。但船主怀疑已经航行至淡水区域,于是便到船头勺起一口水,马上大喊“咸水来的!咸死了!”大家看到此情景都大笑一番,并发觉只有大师脚周围的水是淡的,出此范围的又是咸水。大家把容器盛满淡水,以备航行需要。经过此一神通,得知大师法力高强,不敢迨慢,赶快把大师迎回大船跪拜求恕罪。而大师只是笑了笑,还为众人加持,继续航行终于到达皇城。到了大城府之后,首先是到Wat Phra Khok(就是现在的Wat Lachanuwa后来大师时常往来驻住此庙,现在此庙大雄宝殿的上方还设有龙婆托的圣像)及许多寺庙学习经文、古梵文,学业有成。于2156年,阿育塔雅发生一件惊天大事。当时的阿育塔雅与斯里兰卡发生宗教纷争,斯里兰卡国王萌起吞并大城府的意图,但双方国王都不愿以武力方式解决,恐伤及无辜百姓之生命。于是双方国王决定同意采以“斗智”之方式为战,由攻方斯里兰卡先出题,斯里兰卡国王想出一条妙计,把国库里的黄金全拿了出来,请来国内最厉害的铸造师,铸造出八万四千粒米粒大小的“黄金米”,并交由婆罗门教士长,让国内最高深的七位法师在上面刻上经文。然后送到阿育塔雅,要求在七天之内吧这八万四千粒金米重新组合,排列成一部大藏经。如果成功的话,斯里兰卡国王就把七艘宝船相赠;反之,阿育塔雅就要归顺斯里兰卡,成为其殖民地。当时阿育塔雅皇帝只能硬着头皮结下战书,并立刻召集国内的所有文人异士前来重组此大藏经,但最终还是束手无策。至第四夜,阿育塔雅皇帝梦见一头白象当空咆哮,声音洪亮。隔天一大早,皇帝马上传召国师来解梦。国师道:“此乃佳兆,必有圣贤来为皇上解国困。”但直到第六日,虽梦有吉兆,但国难任然未解,皇帝还是忧心忡忡。第六日的清晨,大师正好来到一宫廷之家托钵化缘,而此家人正讨论着挑战排大藏经一事,见有僧侣站在门口化缘,便忙盛上饭上前行礼。忽然觉得大师仪表非凡,定非庸俗之辈,上前探谈。得知大师来自南部,在此研究佛学,并且佛学造诣极高,于是出言相求:“我国一向以佛学闻名,现在被斯里兰卡婆罗门教士出题为难,竟无人能解此困境,难道阿育塔雅王国就这样灭亡吗?高僧能否挺身相助解此国困呢?”大师答道:“贫僧佛识浅陋,但为了国家,愿意一试!”官员听了非常高兴,马上带着大师见皇帝。可大师大师却认为此事不宜过急,明日早上再来不迟,说完就继续往他家化缘去了。官员于是马上跟国王禀报喜讯,皇帝和官员们都萌生了一丝希望。到了第二天,也是期限的最后一天,国王派遣了一辆马车到寺庙里迎接大师。当马车停在皇宫门口处时,大师缓缓走下马车,当大师一脚进入皇宫的大堂时,脚下的砖块应声而断。国王和文武百官都心里一惊,鸦雀无声。大师走进大堂,随意地盘地坐下。官员们就立刻捧上那七盘金米恭敬地放在大师面前。然而大师却不为所动,仍平心静气地在打坐。其实大师正在祈求佛祖、祖师及天界神仙保佑,以助阿育塔雅化解此危难。此时斯里兰卡的七位婆罗门教士也正好走上殿来,正准备向阿育塔雅国王给出结果。然而,却见大师大显高强神通法力,把大藏经的经文一一排列出来,当进行至最后阶段时,大师发现金米中缺少了七个符字:Sang Wit Ta Bu Ga Ya Ba但七位教士不为所动,墨静不出声。而大师缓缓说道:“谁收藏了这些金米请拿出来,如不拿出来唯有我自行寻找了。”由于教士们也已得知大师进殿时曾把砖块踩断,深知其绝非泛泛之辈,其七人唯有从其各自的发髻中将金米取出,也恰好为七之数。最后八万四千粒金米完整无缺地排好了,也就是说斯里兰卡的挑战失败了。但阿育塔雅国王并没有手下原定的七艘船只及珍宝,而是全部退回给了斯里兰卡国王。阿育塔雅国王圣心大悦,赐封大师全泰国唯一的圣僧名号,就是Phraramuni Samiram Kumpramacan直到现在,没有第二位僧人受此封号。阿育塔雅在渡过此劫后,没想到又发生霍乱,死者无数,那时药物缺乏,人民多靠求神拜佛来保平安。国王只能眼睁睁看着瘟疫扩散漫延,束手无策之时又想起了大师,于是令人再去请他进宫一次,大师拿起了自己的七彩宝珠,在禅定后,将他的宝石置于一大瓮的水里,请国王将水分给百姓饮用,结果喝过水的人病就好了起来了。其实大师在治病健康上也是非常高深的,并且常用其宝珠帮忙治病,所以现在的龙婆托相关圣物其实在健康上也是非常好的,而并非只有大家熟知的药师。而我们现在所说的龙婆托的真正圆寂时间和地点,到现在仍然是一个迷,也一直在争论着。有人大师是在修成正果升天的;也有人认为大师后期离开Wat Phra Khok后一直行西瓦里苦行戒南下,还来到了马来西亚,并在此圆寂。因为在历史上曾有资料记载着几位很相似,很接近的大师事迹资料。如苦行至马来的大师Shan Om Tan大师四海为家弘扬佛法,拯救了无数善信,凡有医治不好的奇难杂症,只要求得大师念过经咒的发水,饮用之后一切疾病都会神奇地消失于无踪。这是马来乃至不少泰南民众也认可的一位“龙婆托”。

而佛牌界人士都非常熟知的“龙婆托”,就是Wat Canghai龙婆托了,也是“龙婆托”这个名字最早出现的地方。话说当年Wat Canghai主持阿赞Tim为了修建大雄宝殿,所以跟Wat Saikao的主持阿赞弄磋商筹款的事宜。正当两位大师苦无对策之时,一位当地的财主,乃阿南要求晋见主持,并道出缘由。原来他最近发了一个神奇的梦,他梦见了Wat Canghai庙前站了一位手持一支弯曲拐杖的老僧人,而他说自己是什么踏咸水,什么淡水的。当时乃阿南听得一头雾水,老僧人叫他过去跪下,还用手压住他的头顶,口中念念有词。之后给了他一颗黑色的药丸,叫其吞食。又说从现在开始,乃阿南就是他徒弟了。接着还说近期将有要务差使,问他是否愿意追随?乃阿南忙点头答应后,老僧人就消失了。而乃阿南醒来的时候,一直腰酸背痛的毛病竟然全没了!去医院做检查,连医生都觉得莫名其妙。莫非是梦中所吃药丸所致?而乃阿南整个人则都轻松了起来,急忙朝天合掌,承诺一定要报答老僧的恩惠。到了第二天,乃阿南忽然觉得浑身不自在,心里有一直想玩Wat Canghai走一趟,所以就来晋见主持阿赞Tim了。当阿赞Tim听了乃阿南的事后便说道:“此乃龙婆出手相助也!”而当乃阿南得知需要筹款建庙之事时,除了表示愿意鼎力相助以外,还提出了一个疑问,为何不铸造佛牌圣物供信众恭请,以筹款建庙呢?阿赞Tim表示正有此意,其实对此事已经考虑了两年,之事因为缺乏资金而不了了之。听完,乃阿南自告奋勇地说:“我愿意负起铸造佛像佛牌的资金与责任!”阿赞Tim听到后很高兴,立马表示同意。于是大家开始为铸造何种佛像的佛牌费煞思量。突然乃阿南顺口提到梦见的老僧人,而阿赞Tim也认为这是那位老僧托梦相助意思,于是决定铸造此老僧的圣像佛牌。
但是由于只有乃阿南在梦中见过老僧一面,无法确定这位老僧的容貌,于是当夜阿赞Tim进入禅定尝试与这位老僧进行神通。在禅定中阿赞Tim得知了老僧的容貌,并得到了铸造佛牌的提示。隔天一早就请来画师,依照他的描述画出了老僧的容貌。直到中午,乃阿南前来商讨铸造佛牌的事宜,看到刚刚画好的画像,惊讶的发现,竟然跟自己梦中见到的老僧人是一模一样的,这神迹让大家深信是这位老僧的佛法无边所致。而确定了圣像后,就得给老僧取个法号了。但是由于大家都不知道老僧身份的来龙去脉,值都是习惯地称呼为“龙婆”而已。龙婆有公众的师公的意思,是对年长高僧的尊称,而梦中的老僧少说也应该是好几百年前的圣僧了,应该尊称为“托”,“托”是有曾祖父,受人尊敬的长者的意思的,“龙婆托”即为受人尊敬的圣僧,其实也可用于任何一位高僧的身上。而大家也赞同此建议,于是“龙婆托”的名号就此而来了。久而久之,很多人也就认为龙婆托就是龙婆托的真名了。所以“龙婆托”是否我们熟悉的“龙婆托”的真名大家都有个了解了,不管我们口中的龙婆托到底是“崇迪召帕扣”还是Shan Om Tan亦或是另有其人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都让我们了解到了高僧们的伟大与高尚。其实名字本身并不重要,其背后的意义才是我们了解的重点。而关于“龙婆托”的谜团也无疑的为其增添了一道色彩。还有一点不得不说的是,据说因为龙婆托的大德,无论加持开光与否,只要是有龙婆托法相的物品都会有力量,都会得到龙婆托的护佑哦!以上资料为整集和个人了解所得,如有误忘请指出!在此也感谢资料的各位分享者,谢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