疳蛊

疳蛊:

疳蛊者,匪人此谓放蛋,又此谓放疳,又此谓放蜂。惟两粤数最多。

端午节日取大蜈蚣与各黑蛇、小蚂蚁、蝉、蛆、蚓、蜒蚰虫、秀发等研粉;此人常刻一小五瘟神像,在屋内或箱里奉之,常将慢性毒药放置神前。

若将蛇虫等末放菜肉酒饭内和人吃;亦有放到道上踏着即入人身安全,则药末粘于肠脏以上初吃轻则肚略胀、肚微叫,如粥滚状,如欲泻状,而出恭仍牢固,头带灰黑色。

若受药严重肚痛,肚常鸣,毒瓦斯冲到,或鼻腔若有一二虫,或耳朵里面如有一虫。卧则肚大鸣如蛇翻状,出恭渐少,或一日一次,或二日一次,带灰黑色,出亦很少,人必瘦黑。人或静座,秀发内若有蚁咬,以手搓之则无。或夜卧聆听,表面若有虫行、如发缠、如蚤咬,或肉忽跳,或的身上如蚁咬,或肛门口若有小虫子、小蛆三四只动,或的身上如蚓行,或口旁若有蜒蚰虫沾到,拭之则斩尽杀绝。或突然一手麻极、一脚麻极,或半手发麻极,或半脚麻极,此皆药毒四处相悖。

或初受毒不知道,至三四日后,或因洗身,或因静座在外若有蜂飞过来咬,聆听一会儿,的身上若有数十蚁咬者,搓之则气散看不到。此必吃着人蛊药。不知者,没有不疑似风症也。

但此蛊药以内,治不可法,断不泻出。其药化一点染在五脏六腑以上,则药气行于全身,气四处即如虫咬,非真虫也。气降于肛门口,即如虫动、蛆动、气随粪出,非黑即蓝,并不是真虫。

受蛊至七八月,药未化尽,肚鸣不歇,其气冲上如蛇翻状,全身如虫行、蚁咬,顶心发冷极若有虫进出,肉内若有虫行、蚁行、小蜈蚣行。而蛊家平日所毒杀之冤鬼,两者之间阴蛇阴虫随而阴附之,病患如闻有飞集之声,而别人不闻者,一见风则更甚,如虫进出皮肤毛孔,鼻门若有数十虫飞过来集,其则下阴、脚掌如蚁咬者,此皆药气行于全身,非真虫也。至这时,则肢体麻木,全身如麻纱自然通风,腠理皮肤毛孔皆开,或手指头脚指头拔开,或唇掀,或的身上肉跳。又多方面肿药,则一耳常满,一耳少焦红浓。又多方面癫药,则头眩、心昏、肚子胀气。又多方面闷香,则面起紫泡。

凡中此蛊者,务宜戒欲,若不知道戒欲,小解一见浊白,则秽毒引进膀光,变为五疳,则疳虫老先生于下边,这时则登记虫矣。通常以杨梅疮概之,不数月必死无疑。若止知戒欲而不知道方子治服,小解虽末见浊白,终丧生于肿。此皆得之蛊医之言,屡工作经验者,治疗方式见后苏荷汤四方。

一中疳蛊小解末见浊白,势虽极危,果能持戒,照方吃药,无有难愈。或玉茎旁湿烂,外敷海棠花一两,白矾二钱,胆草三钱,煎水服之,可也。

一中疳蛊小解末见浊白,全身虽如蚁、蚤行咬,乃药气走动,并无虫也。无须疑惧,同室的人,任其同卧同餐,断不感染。病患首宜戒欲,戒盐荤,戒蒸炒,糖食、大枣、甘庶一切招疳之物,与一切野禽、鱼缸水族箱、鳞、虫腥物。

一中疳受毒甚至,小解末见浊白,宜食各物(诸中蛊症皆同)∶水豆腐、荠荠菜、蒜、紫苏叶、香薄荷、笋、马肉(甚妙)、蔬菜、大白菜、姜、黄瓜(少吃)、丝瓜(少吃)、白瓜(少吃)、芋苗、退肿者,果盖毒甚肠子、肺、肝而香薄荷而苏叶与山茶油一中疳蛊受毒未无比危,及虽极危既吃药月余病渐减,凡朝天椒、莴笋(少吃)、箩卜(可吃,青菜叶不能吃)、金针、桐蒿、窝笋、胡椒粉、醋(少吃)、苋菜、牛肉等物皆可吃,柑、桔、棠梨、番石榴、箩卜、葛、薯、李、荸荠、甜瓜、皆可吃。

一凡中疳受药轻则,或见风则表面如蚁行瘙痒,以手搓之则散,见火烘之则止者。或隔数日,聆听肛门口若有三、四小虫子动。或一会儿耳朵里面若有一小蛆跳进,一会儿鼻腔若有一小蛆跳进,或一手麻极,一脚麻极,一月一次,一月几回。或肚时鸣而出恭牢固。或因吃发毒之物,药气表在外,表面如虱行、如发缠、的身上如蚤咬。或之上诸病断断续续者,俱不适合近色。

一疳蛊服祛毒、败毒、发毒之药,则大便不通畅者,盖药毒在身,逢解毒药则下降肠子,毒甚至初出恭黑,次出恭青,次出恭蓝,或出恭有恶物如烂黑木耳者,此乃的身上之恶血随肠脏沥出也。亦有吃药二、三剂而泻血两三日者,病愈更速。盖蛊药在身,其毒瓦斯周流,通身之血皆黑,吃药以后,旧血泻尽,新血自身,不够畏也。亦有吃药月余,毒瓦斯大减,一会儿粪黄、一会儿粪转黑或蓝者,盖恶血不泻则粪黄,恶血一泻则粪蓝,恶血一点未净则出恭尚时带深蓝色,然受毒虽极重,依据方持戒,吃药至四五个月后,粪虽不可以尽黄,开荤近色可以,但盐与蒸炒尚宜戒之。即不戒也可以,惟鸡鸭鹅宜戒三年,鱼类、虾类等腥物宜戒五年。然粪不会纯黄,则耳朵里面、肛门口还有药气出如虫行状,通身或头表面、或发内亦间有药气行動如小蚁咬式,此断不能疑惧,乃的身上之恶血无法净尽故也。但照后才吃药。受毒极重则,开荤盐后,其药仍宜冬常服;乏力者,常将紫苏叶、香薄荷、茨菇菜三味煨水当茶吃可也。但看得出恭食材全不会改变,则无需吃药矣。

一吃药将愈之时、一遇食饭、通身瘙痒,此乃饭气四处,新血与旧决战也。食毕,气静要和往常一样。

一将愈之时,凡所食之物,出恭半不会改变,或肛门口常胀者,此乃蛊术将净,不能服补品,俟至食材全不会改变则毒尽,之后出恭必黄而病愈矣。

一凡出恭若有虫三五只随恭出,视之看不到者,其粪不黑则蓝,不然必带有血,此乃慢性毒药之气,非真虫也,无须疑惧。

一凡蛊术既净,脾胃虚弱,宜服补品。然既服补品以后,一会儿出恭转蓝,此乃余毒未净,即取紫苏叶、香薄荷二味,加笋水一杯子,冲水煎服可也。无需戒荤盐蒸炒。又受毒轻则,出恭仍黄,服解毒药后,或有点灰白耳。

一中疳蛊初吃药一二剂,通身泛红紫块者可以,再吃药十余剂自消。

一醉酒后,在酒中吃着蛊术,肺、肝、心、脾受毒过重,照方吃药月余,蛊术既退,酒毒忽发,口角热烂,则笋水与苏、荷等中止半月,宜用莲翘、生、夏枯草、生地黄、黄芩、海棠花、地榆、黄芩、元参、熟石膏等药,用酒与水煎服,俟火后退,仍照原方調理。

一凡中疳蛊或因吃鱼类、虾类腥物,而毒多见身成癣者,或毒多见脚成疮者,或毒多见下边寒湿破溃者,或毒发手臂、手掌、手指头间如疥疮出汁,此去经年难愈者。或因吃马肉发毒之品,表其毒出自于鼻门出汁者,或一会儿脚麻,一会儿肚痛,一会儿脚酸者。但果中为毒,人多瘦黑,的身上必如同蚤咬、虫旅人。治方与前同,无需戒欲,亦无需戒荤盐。

一凡中疳或一二人,或三五人共行一处受蛊术,或各在一处受蛊术,其一人受毒重则先发病一二月,或先给大半年,诸人逐渐才知道者,人或疑似感染,此决不会可靠。予盖得对于蛊医之言,兼历试对于中蛊的人者。至一切方书之论蛊论病患,皆不可其详,不够信也。

一中疳受毒极重则,必吃着药数次,照方持戒,吃药至2个月,可吃生冷食物醋煮目标。至六个月虽出恭尚带深蓝色,开荤盐蒸炒近色可以,依然照方加减法吃药。但看得出恭食材皆不会改变,则毒净尽,之后出恭必黄,能够 食鸭,惟鸡宜戒一年,鱼类、虾类螺蚌一切水中腥物戒三年,蛇蛤终生不能食。中毒了轻则,无需戒荤盐蒸炒,但戒鸡鱼等物可也。常将紫苏叶、香薄荷二味冲笋水少量,同水煎服,久服治愈。

一凡中疳惟肺承受毒重,不适合近色。盖肺金生肾水,肺受毒重,一近色则郁气引进肾,小解一变浊白,即变五疳。若大肠经不会受到毒,及吃药后大肠经毒既净,虽的身上肉尚跳,还有如蚤咬、蚁咬可以也。按中毒了轻则则肚并不大鸣,虽不服药、不持戒鸡鱼亦可以,但时觉的身上不悦耳。

一疳蛊当受毒深时,夜则畏冷头疼不可眠,治方用雄黄末五钱,同菖蒲、蒜子捣碎,放盆内用开水冲进,随处洗到,亦能御之。

一疳蛊吃药后病必大减,或一会儿病忽翻者可以,但照方吃药,当然病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