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P Kasem(卡贤)

Wat Susanthailak LP Kasem在泰国的是一位很知名的得道高僧,很受老百姓崇敬。高手从来不看不上老百姓贡品,不管食材是不是腐烂变质,都善于接纳,是一位完全避开凡俗,全心全意修习的得道高僧。
 在泰北的南邦府,有一位十分知名的神僧Kruba Sriwichai,是最受泰北本地老百姓景仰及信任的。他是近现代最杰出的圣者,在大家心里他就如一盏明亮的指路明灯,以佛教点亮四方的内心。僧人职业生涯当中干了成千上万的好事儿,都变成北边让后人老百姓赞叹不已的历史时间,让老百姓能够青睐与学习培训。他的一生安全事故,都被记述了出来,到今日大家仍然在赞颂景仰着他。殊不知,在他的个人事迹中,以前记述这一段推测:“在没多久的未来,将会出现一位具足福报的聪明人,为福报而成的得道高僧问世于Lampang(南邦府)这个地方,让老百姓能够借助。”但在推测没多久就坐化了,而他留有的这一推测,让Lampang的人日夜在等待这圣贤的问世。日子过去了几十年,仍然看不到他的出現。殊不知,Lampang的大家仍然确信这Kruba Sriwichai的这一推测。
在佛历2455年11月28日星期三,Lampang的盟主Noi,生了一个男孩儿。那时老百姓还不知道,他Kruba Sriwichai当初所推测的聪明人早已来临人世间。他的爸爸妈妈为他取名字:Kasem Nananbang,意即安宁、安全。过去了两年,他妈妈又在生了一个闺女,可是她不大就过世,还赶不及了解她的亲哥哥便是Lampang人等了几十年的聪明人。
LP Kasem儿时身高不大,皮肤白嫩,但是十分健康快乐,大脑很好,这小孩十分顽皮、求知欲也非常重,就读村里的中小学,他上学一直到十一岁(5年纪,是那时候院校最大的学士学位),就停课在家里待了2年。在2466年十三岁被带去当小沙弥,那时候被派往为往生者在棺材前颂经的企业。可是那一次是民俗文化特性的,当上七日以后就还俗了。又过去了2年,他十五岁的情况下,他又在还有机会遁入空门。沙弥Kasem遁入空门后很努力学习,深得老人的钟爱。在2474年,二十一岁的他,就考到相当于佛学院研究生之资质,同一年也有着了当做年僧人的资质,因此接纳剃度,逐渐宣布僧人职业生涯,法名“Khemako”,意即具备安宁之法的人。自打变成佛家弟子以后,就持续往巴利文、佛经层面学习培训,以后就渐渐地至多方寺院向高手请教。在2479年,25岁的LP Kasem,就考到佛教经文最大研究所的资格证书,并且对巴利文的读写听说十分流畅。之后老师们才知道,原先LP Kasem他学巴利文并不是为了更好地求名利,只是为了更好地学习培训經典。
 当LP Kasem学有所成,就逐渐修习。殊不知,从书籍念书来的大学问,并不可以给他们很确立的标示。因此,他就逐渐四处参观考察名师,直至他碰到一位熟练修禅的高手,Wat Praduuprom Kruba Get。这名高手是位苦行僧,也就是喜爱在山林修禅坐禅,修修行的僧人。LP Kasem看到Kruba Get以后,就表述他的愿望是要修习。Kruba Get见他这般有诚心,就决策收他为徒,带他四处飘缈修禅。Kruba Get可以说是LP Kasem的第一位修禅教师。
此后,LP Kasem就开始了他的山林僧职业生涯。而实际上,这也是他可望不可及已久的日常生活,因此 对他而言,住在山林修修行,压根不容易如何艰辛。反倒,他感觉在自然界中,他有大量空间和时间,感受平静的日常生活,使他专心致志修习。对他而言,那样平淡的生活,才算是真正的快乐。这平静简单生活,让LP Kasem能够竭尽全力的去修习坐禅,而Kruba Get也持续从旁具体指导。这一段日子中,Kruba Get常常带著LP Kasem到全国各地的山区地带,乃至是坟地去禅坐修习,也习惯信众所供奉的食材,日中一食,也就是一天只吃一餐,并且仅仅在钵里吃,便是把全部的食材通通倒入钵里,无论是酸甜或苦辣。他的一整天日常生活,便是修禅。到大约夜里11点,他就诵经。晚上睡觉,他也不象一般人那般的睡,他仅仅伏着歇息。而每日他一定会回向福报,给与一切的一切众生。
到多雨(7月),他便会终止四处飘缈,而找一个寺院或墓葬住出来,按照佛祖制订的戒条“安家”三个月,即守夏节(比照几个在守夏节期内来我国的几个泰国的“得道高僧”~)。安家完毕后,他又再次他的飘缈职业生涯。之后,他遁入空门的寺院的方丈坐化了,僧团汇报工作根据要甲森法师职业当方丈。由于大伙儿觉得他的道德修养非常好,能够领着大伙儿修习。当他知道自身当上方丈,他沒有高兴都没有回绝,可是他关注寺庙,由于他以前住过这儿,而现阶段这儿也是有事儿必须他的帮助。因此 ,他就同意了这一举荐。
之后Wat Wenyun的方丈坐化了,必须推派方丈,当大伙儿在选举贤德具有之僧人时,一致选举LP Kasem。高手虽觉得自身资质还不够,但也没法回绝。直至2492年,LP Kasem高手决策离去寺院,因此 写了辞职书,但离职报告被退还,因此只能再当上六年的方丈。由于高手期待再四处学习培训佛教,六年间高手不断找寻合适的候选人来继任。直至在一个守夏节的前一天,高手留信离去,信内讲到:许多事儿早已交待好啦,每种事儿都早已教育大伙儿了,不用有他,他早已离去,走往将来的修行之路走,大家也无须去找我聊,由于我早已舍下方丈一职,我不想再回家了。
 但想不到老百姓集聚了近五百人,出门四处寻找,之后在某间异地寺院发觉LP Kasem高手已经禅坐。原先LP Kasem高手为了更好地要实践活动最大的四禅八定修习,他在安葬遗体的地区坐禅并收看遗体点燃,无论在酷热的太阳下或在暴风雨下,高手都一直宁静地坐禅并看见一具一具烧成灰的遗体。LP Kasem高手在那里,整整停留了三个月,无论好天地雨,全是一直在那里四禅八定坐禅。那时正好是严寒的时节,高手就衣着一件被降水湿漉漉的僧袍,任凭严寒吹在的身上,但高手都宁静地坐下来修禅,未曾埋怨一句,也没要求过一切的物品,以前试过一次,在修习的全过程间,也是49天沒有进餐。
 那时候老百姓们又哭又跪,求LP Kasem高手回到寺院方丈,高手還是再次四禅八定不受影响。群众还将高手的母亲找来劝谏,可妈妈也更改不上LP Kasem四处修习的信心。妈妈不安心他,因此将巨大财产都分到了老百姓,自身仅留了一个部分,在LP Kasem修习的山盖了一个居所,准备能够就近原则照料LP Kasem。之后吃不消大山气侯生了病重,群众请医生来医治,還是看不到有起色,妈妈了解时日无多,叫了一位小沙弥来,给了小沙弥那时的21泰銖,并交待小沙弥,若自身临死前,一定要请LP Kasem来,而小沙弥也人活一辈子,请了LP Kasem来。当LP Kasem为妈妈颂经时,妈妈人体上边集聚了很大一群蜜峰,回旋了两圈以后蜜峰散去,妈妈也咽气了,高手也红了眼圈。之后群众们凑了那时候的700泰銖,帮她盖了一个墓葬,而LP Kasem也离开此处,往修行之路而行,发扬佛教及照料老百姓。最终,赶到他日后寺院的所在城市,那时候那里還是个墓葬,如今名叫Wat Susanthailak。
LP Kasem在生时,每日都很多人去找他,而他总是说非常少,许多情况下则装聋作哑。LP Kasem说:“假如跟有人说过多得话,我也没空修习了。”
有一次,有一个窃贼三更半夜赶到LP Kasem的寺庙,准备要偷高手的蚊账。随后他花了非常大的劲也还没有把绑着蚊账的绳索弄断。这时候LP Kasem听见响声,就从四禅八定中出去,并下手帮窃贼剪。剪完以后,两手把蚊账相赠,并且也有“尤其赠送品”,那便是被子与枕芯。当窃贼接到被子以后,LP Kasem还拍一拍他的肩部,嘱咐他把米粮也拿来,要快点儿离去,要不然便会被别人发觉。LP Kasem那样的行为,让这窃贼也不像窃贼了。LP KasemP的心便是这般的清静无一物,不固执一切的物品。
自打发生了这件事情,LP Kasem就已不用蚊账、被子与枕芯了。他为此来自我反思说:“这很有可能并不是窃贼啊,或许是天魔神来实验我心,来给机遇我修习。”令人费解的是,即便 LP Kasem不起作用蚊账,都没有用香辛料,但即使在墓地里也不曾遭到蚊虫叮咬过一口。更为惊讶的是,LP Kasem每一年只淋浴一次,可是从他的身上从未传出污浊的味道,乃至在烈日下都没穿过一滴汗水,而在2514年逐渐,也是已不冼澡(那一年59岁,直至他84岁坐化)。

 LP Kasem是个少欲满足的佛家弟子,遁入空门以后,便是一心房屋朝向修习的路面。他的勤奋好学修习及其大慈大悲化世,让很多人对高手造成非常大的自信心。LP Kasem也吃得非常少,三天才吃一餐,并且還是馊饭!令人钦佩的是,LP Kasem不曾订过一切代步工具,只靠一两脚行坐。而的身上唯一的资产便是化缘的钵,薄弱的僧袍及其一块骨骸(应该是修习用的,修白骨观),乃至连一双鞋都没有,一直过着修行的日常生活。LP Kasem高手在修行间从未规定过任何东西,对自身修行的日常生活很令人满意,并将在外化缘获得的物品,一一分到别的佛家弟子。高手都不应用过枕芯入睡,由于对高手来讲,枕芯是奢华的物品,只必须可以容立人体的地区就很考虑了,而且高手入睡及修禅全是在同一个地区。
 也许有些人会感觉很怪异,住在墓葬不仅有异味又可怕(泰国的之前的墓葬是乱坟岗,或者放到一旁,就着火,有时候烧不完,便会发出臭味,而在烧的全过程中,也是会出现股臭味的)。可是针对像LP Kasem那样的修行人来讲,坟地的确是最好是的法事。 高手的一生,绝大多数时间就是住在坟地中,LP Kasem喜爱那里的清幽,反倒讨厌人多的地方。有时,当她们拿遗体来烧,LP Kasem就坐着一旁坐禅,当遗体被火点燃时,高手就坐着那里思索人生的意义及其观查遗体的转变。就是这样一直见到遗体被烧燃成灰,而LP Kasem的苦恼也一样被烧燃了。
高手一生圣灵成千上万,在2514年逐渐,LP Kasem高手每一年只淋浴一次,可是从他的身上从未传出污浊的味道,乃至在烈日下都没穿过一滴汗水,更为惊讶的是,高手无需香辛料及蚊账,在墓地里不曾遭到蚊虫叮咬过一口。
LP Kasem高手不曾订过一切代步工具,只靠一两脚行坐,的身上唯一的资产便是化缘的钵,一块骨骸及薄弱的僧袍,乃至连一双鞋都没有,一直过着修行的日常生活。LP Kasem高手在修行间从未规定过任何东西,对自身修行的日常生活很令人满意,并将在外化缘获得的物品,一一分到别的佛家弟子。高手都不应用过枕芯入睡,由于对高手来讲,枕芯是奢华的物品,只必须可以容立人体的地区就很考虑了,而且高手入睡及修禅全是在同一个地区。

因为LP Kasem是南邦府的皇族战队后人,有着皇家血系,难能可贵便是有极高福气的得道高僧,但高手放弃了皇室的真实身份,毫不动摇地实践活动学习培训佛教及四禅八定。高手每日都十分坚定不移过着修行的日常生活,从未在日常生活中规定过哪些。尽管高手能够享有皇室的日常生活,但還是期待挑选变成苦行僧。LP Kasem除开是一位爱民且廉洁的好得道高僧,僧人职业生涯当中也拥有 很多的奇特小故事让后人广为流传,得道高僧表面看上去很孱弱,事实上还蛮身心健康的,但是人总是会老去,LP Kasem還是在2539年1月15日的坐化了,寿终83岁。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